html模版醫療網紅煉成記:不觸動紅線是一致底線


醫療網紅煉成記

導讀

吐槽微信,幾乎沒有醫生靠微信成名;內容原創並結合熱點或專業;細分領域做到前列是條捷徑;不碰觸紅線;有恒心。

本報記者 陸子衿 北京報道

2016年被醫療界人士稱為“品牌醫生元年”,長期“豢養”在公立醫院圍墻內的醫生逐漸意識到廟大不如佛靈。

4月22日,在中國醫生集團大會上,數十位醫療網紅少有地聚在一起,分享自己成為網紅的經驗和秘訣。他(她)們或是公立三甲醫院的頂梁柱,或辭職創業成為開辦醫院診所,或腳踏體制內外多點執業,雖然身份、經歷不同,但均是醫生群體中的知名人物,粉絲、患者雲集。

之所以產生這一潮流,在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骨科副主任醫師黃鵬看來,緣於以多點執業、自由執業為突破口的醫改初見成效,以及互聯網在醫生、醫院中的廣泛深入。

另外一些因素也促使醫生前所未有地關註個人品牌,筆者綜合醫療網紅觀點,其中還包括:一年內成立瞭50多傢醫生集團、醫生辭職創業潮,甚至不滿醫改進度,主動自下而靜電機推薦上推進等因素。

根據醫療網紅們的發言,筆者發現,除專業、用心、有毅力等亙古不變的基本要求外,網紅們在平臺、內容的選擇上有獨到之處,此外,細分、小眾領域也是成為網紅的“捷徑”,而在中國現有大環境下,不觸動“紅線”也是網紅們一致的底線。偶爾使用些新興營銷手段也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醫療網紅成名的規律大多也適用其他行業。

平臺:很少有醫生靠微信成名

出人木野養生會館-官方網站意料,幾乎沒有醫生靠微信成為網紅,他(她)們主要靠微博+醫療專業平臺。

“蝦米媽咪”餘高妍(上海市兒童保健所兒科醫生)使用過目前出現的各種平臺,但她仍將主要精力用於新浪微博,“微博是開放的平臺,任何人都可以發聲、評論。微信則比較封閉,文章下面的評論,我想讓它出現就出現,想讓她消失就消失。太不公平。”

“中國急救第一人”賈大成(原北京急救中心資深專傢電動床)更是僅把微信作為認識人的工具。雖然目前微信占據瞭最大的流量,中國人80%的時間都用在瞭微信上,但同時開設微博、微信的賈大成的經驗表明,“我最關註的還是微博,微博的影響力大。”

很多醫生網紅都與賈大成的感受一致,“白衣山貓”王光寶(金華市中醫院外科副主任醫師)在2011年開通微博時,很多人勸他別開瞭、過時瞭,但他發現,“微博流量一直在持續增長,長微博動不動就一兩百萬的閱讀量,而且不需要推。”

北京兒童醫院院長助理、眼科主任醫師於剛用過12個平臺,甚至連新浪點歌臺都用過,他雖然覺得微博存在文章短、相關內容串聯缺乏,但也認為,“微信很多功能不完善,朋友圈刷的太爛。”

事實上,醫生網紅大多數靠微博出名的,如崔玉濤(北京和睦傢醫院兒科醫生)、冀連梅(北京和睦傢醫院藥師)、燒傷超人阿寶(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副主任醫師)等。

而除瞭推崇微博外,大多數醫生網紅的一個共同特點是同時使用醫療專業網站,如好大夫在線等。好大夫在線創立於十年前,現已實名註冊醫生數十萬人,其中10萬左右為副主任醫師以上級別。

內容:熱點或專業+原創

就像其他領域的名人,有人很快成名、有人則臥薪嘗膽很多年,醫生網紅們也遵循類似規律。

快速引起關註需要天時地利,並且推送社會熱點問題。

“急診女超人”於鶯(原北京協和醫院急診科醫生,現辭職開診所)的粉絲從1000上升到20萬隻用瞭3個小時,在她看來,原因是關註社會熱點問題,容易引起網友共鳴。此外,協和醫院的光環以及敢從協和醫院辭職,也是社會熱點現象。

王光寶雖沒有於鶯粉絲量上升得那麼快,但他的很多粉絲也是通過熱點事件積累而來,如“幫忙門”、“哈爾濱殺醫案”等。

不過,粉絲在短時間內飆升隻是個案,大多數醫生是靠常年的專業性才紅起來的。

於剛從2004年到北京兒童醫院眼科即開始經營品牌科室、醫生品牌,10多年後才將眼科品牌做出來;賈大成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重註個人品牌建立,做過無數節目、上過無數報紙、講過無數課程後才成為醫療網紅。

此外,一個共同規律是大多數醫生網紅都堅持原創。

如王光寶的微博至今隻有2000多條,但幾乎都是原創,不愁粉絲量。他還稱,那些能打動人心的文章,閱讀量最多。上海長征醫院眼科主任魏銳利甚至將原創作為全科考核指標。

專業細分:小眾病不小眾

在名醫雲集的北上廣一線城市脫穎而出並非易事。上海長征醫院眼科主任魏銳利的經歷顯示瞭專業細分的“捷徑”。

魏銳利選擇瞭眼眶腫瘤的方向,這是一個發病率非常低的病種,20萬人中隻有3個發病。“不要選眼科病,那不行,病人找不到你。”他強調。

據悉,魏銳利通過百度、丁香園、好大夫在線尋找目標患者,在長期積累的基礎上,目前其網絡搜索單病種達到第一。此後,他又開發瞭一種公寓整修專業規劃網-小坪數浴室設計,老屋翻修,舊屋裝潢,舊公寓裝潢,老公寓翻修,舊公寓整修,公寓空間規劃叫做“甲亢突眼”的小眾病,效果依然很好。魏銳利總結,細分領域做到前列,小眾病並不小眾。

於剛所在的北京兒童醫院眼科,看似是眼病的綜合科室,但其也註重細分、疑難領域的開發,“如兒童上眼瞼下垂的手術量是全國最大的。”於剛強調。

細分領域的成功者還包括中日友好醫院的王晏美,她以肛腸疾病著稱,在好大夫在線上每天點擊量過萬。

不碰觸紅線:依法、理性

所有的醫生網紅均提到,在中國當網紅,很多底線是不能碰觸的,尤其是那些涉及社會熱點的事件。

王光寶總結,不依法寫文章,賬號肯定被封掉瞭。當閱讀量越來越大的時候,更加要遵守法律。

於鶯也認為,醫生網紅是有底線的。這些底線的東西一定不能碰:一是關於國傢的,如民主、自由等,二是關於民生的,如食品安全、用藥安全等。這些底線的東西一定不能碰:一是關於國傢的,如民主、自由等,二是關於民生的,如食品安全、用藥安全等。

“前幾日,北大心內科的一位大夫說吃燒烤中毒懷疑是因放瞭老鼠藥導致。我說你不能這麼說,你這麼說會引起恐慌的,很快公安局和單位的領導都會找你。”於鶯舉例。

另外,科普與專業治療也容易產生沖突。餘高妍稱,醫療還有一個特殊之處,就是醫生科普一定要給臨床醫生留有餘地,不能把科普做死瞭。

她舉例,原來醫生做科普,會說生瞭病不能使用抗生素,但圍繞病毒、細菌搞瞭多年之後證明,為瞭預防和治療支原體感染,有時候卻是必要的。

新興手段: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此外,偶爾運用新興的營銷手段,也是迅速積累粉絲並形成收入的有效手段。

魏銳利曾在人民網上公佈瞭一則手術團購的消息,沒想到點擊量達到瞭1375萬;王光寶則使用瞭“微博打賞”,據他稱,微博的打賞收入比在醫院裡的收入都高,曾有一篇微博的打賞金額高達2.2元錢。(編輯 陸宇)

(21世紀經濟報道)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搜索關註微信公眾號:騰訊財經(financeapp)。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靜電機安裝

在這裡,發現聰明錢

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添加騰訊財經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眾號搜索“騰訊財經”,開啟財富之門。



264DB1160DE7E3CB
, , , ,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獨白

tgxtdxhmc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