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這些少數民族都參加瞭抗戰:含蒙古女王



少數民族譜寫的抗戰壯歌

■李濤

80年前,震驚世界的“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發動瞭全面侵華戰爭。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各族人民團結一致,同仇敵愾,浴血奮戰,真正實現瞭全民族抗戰,改寫瞭中國近代以來因列強入侵而割地賠款、喪權辱國的屈辱歷史,重新找回瞭民族自尊與自信,成為中華民族由孱弱走向復興的偉大轉折點,在中國革命史和民族發展史上寫下瞭濃墨重彩的一頁。

“鬼子遭瞭殃,出門遇見陳翰章”

2013年,陳翰章將軍的頭顱被迎回故鄉安葬。資料照片

自“九一八事變”起,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武裝侵略由東北進而華北,擴至華中、華南,一度波及西南諸省,先後扶植“滿洲國”“蒙古軍政府”“蒙疆聯合自治政府”等偽政權,竭其所能離間漢族與少數民族的關系,以圖實現分裂中國、滅亡中國的陰謀。東北地區各族民眾率先組織瞭諸多抗日團體和形式多樣的抗日義勇軍,英勇抗擊侵略者。1936年2月正式成立的東北抗日聯軍,除漢族外還有滿、朝鮮、達斡爾、鄂倫春、赫哲、鄂溫克等少數民族,充分體現瞭多民族團結抗戰的特點。至1937年10月,抗聯先後編組瞭11個軍,兵力達兩萬餘人,被日本侵略者視為“滿洲國”的“治安之癌”。

東北地區的滿族群眾在抗日鬥爭中奮勇當先。抗聯第3至第9軍和第11軍轉戰於滿族聚居的松花江中下遊與牡丹江一帶,大批滿族群眾踴躍參加。其中,師以上領導就有趙尚志、陳翰章、王光宇、張蘭生、關化新、伊俊山等。

陳翰章,1913年生於吉林敦化。“九一八事變”後,積極開展愛國反帝宣傳。193台中月子中心評鑑2年秋毅然投筆從戎,參加吉林抗日救國軍。同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七七事變”後,陳翰章率部以鏡泊湖為中心,轉戰於寧安、額穆、延吉、安圖、汪清等地區。他足智多謀,屢立戰功,威震敵膽,被譽為“鏡泊英雄”。

1938年7月,陳翰章率部襲擊寧安北湖頭水力發電站,焚毀日軍守備隊的營房和工程事務所,繳獲瞭大量軍需物資,解救瞭大批中國勞工,致使日本侵略者苦心經營的水電站工程陷於癱瘓,被迫停工。

1939年7月,抗聯第2軍第4、第5師改編為第1路軍第3方面軍,陳翰章任方面軍指揮。8月下旬,第3方面軍準備攻打安圖縣城。因叛徒告密,守敵加強瞭防衛。陳翰章決定轉攻大沙河鎮,以“圍城打援”之計,消滅安圖和明月溝出援之敵。24日,第3方面軍突襲大沙河,殲敵百餘人,並將鎮內日本洋行貨物全部沒收。由安圖縣城開來的日偽軍在距大沙河1公裡處的南崗遭第2方面軍一部阻擊,傷亡慘重。午夜,日軍宮本“討伐隊”由明月溝開進安圖縣城。陳翰章判斷敵人必將返回,遂在柳樹屯東南道路兩側設伏。25日13時許,宮本“討伐隊”百餘人乘5輛汽車駛入伏擊區域,遭猛烈襲擊。除6名敵兵乘1輛汽車逃跑外,餘者包括宮本隊長在內皆被擊斃。9月,陳翰章率部在敦化寒蔥嶺截擊日軍“討伐隊”,斃俘日軍少將部隊長松島以下百餘人。當地群眾傳頌著:“鬼子遭瞭殃,出門遇見陳翰章。”

從1939年秋冬季起,日偽軍對抗聯第1路軍實施更為頻繁和殘酷的“討伐”。抗聯戰士缺衣少食,在攝氏零下三四十度的嚴寒裡與敵人搏鬥,包括楊靖宇在內的許多官兵在異常慘烈的戰鬥和饑寒交迫的困境中犧牲瞭。到1940年底,陳翰章身邊隻剩下十餘人。12月8日,陳翰章轉戰至鏡泊湖南湖頭附近小灣溝密營,被日偽軍重兵包圍,壯烈犧牲台中產後護理機構推薦,年僅27歲。

喪心病狂的日軍殘忍地割下陳翰章的頭顱,送往偽滿洲國邀功,後被存放於關東軍司令部醫務課,作為醫學標本保存。陳翰章的屍身則被日軍運回敦化縣遊街。在鄉親們的幫助下,陳翰章的屍身葬在半截河屯的山坡上。解放後,陳翰章的頭顱安葬在哈爾濱市烈士陵園。直到2013年,陳翰章誕辰百年之際,他那顆高昂的頭顱終於回歸故裡,身首得以合葬。

“八女投江”中的朝鮮族女戰士

《八女投江》(油畫)

抗戰期間,東北朝鮮族人口約120萬人,主要聚居在吉林東部的延邊和遼寧東部的興京及黑龍江的阿城、海林、饒河等縣。湯原、饒河、密山、珠河、寧安抗日遊擊隊中,朝鮮族幹部居多。抗聯的11個軍中都有朝鮮族戰士,其中第1、第7軍的朝鮮族戰士占到半數,不少還擔任瞭軍、師級指揮員,僅在戰鬥中英勇犧牲的就有李紅光、李東光、樸鳳南、許亨植等。名垂千古的“八女投江”中的安順福、李鳳善便是朝鮮族女戰士。

1938年初,日軍以第4師團為主,調集偽軍3個旅又4個團,共5萬餘兵力,對活動在佳木斯地區的抗聯實施大規模“討伐”。4月,中共吉東省委決定抗聯第2路軍主力680餘人西征,以打通與東南滿抗聯第1路軍和挺進到熱河的八路軍的聯系。

8月,第2路軍所屬第5軍到達五常縣,遭日偽軍優勢兵力的圍追堵截,傷亡嚴重。第5軍第1師突圍後,決定向依蘭、方正地區折返回到牡丹江沿岸。10月,第5軍婦女團隨第1師進至牡丹江支流烏斯渾河畔。在異常艱苦的西征中,婦女團大部分官兵犧牲,此後又由30餘人銳減至8人。她們是:指導員冷雲,班長胡秀芝、楊貴珍,戰士郭桂琴、黃桂清、王惠民、李鳳善和抗聯第4軍被服廠廠長安順福。

那天夜裡,部隊露宿在林台中月子中心評價口縣三傢子北部的柞木崗。這裡是牡丹江與烏斯渾河的分水嶺,大、小關門嘴子山隔水相望。周圍幾十裡人煙稀少,比較僻靜,是抗聯的秘密交通線。由於大雨滂沱,河水暴漲,渡船又都被敵人毀壞,部隊無法渡河,準備次日拂曉由附近渡口過河,到依蘭密營尋找第5軍軍部。

黎明時分,第1師整裝待發。師長命令婦女團8名女戰士先行過河。就在她們準備渡河時,宿營地槍聲大作,1000餘名日偽軍從後面突然襲擊上來。

第1師立即投入突圍的惡戰中,向柞木崗山裡撤退,8名女戰士被阻隔在岸邊,前面是滔滔江水,後面是敵人追兵。冷雲毅然命令:“同志們,快向敵人開火,把他們引過來,讓大傢突圍。”

果然,敵人見背後受襲,立即調轉槍口向河邊撲來。冷雲、安順福等8人分成3個戰鬥小組,與敵展開激戰。由於她們主動吸引敵人火力,第1師主力得以迅速擺脫敵人追擊,轉移進山裡。

但冷雲、安順福她們卻被敵人圍困在河邊。在背水戰至彈盡的情況下,八位女英雄面對日偽軍逼降,誓死不屈,毅然毀掉槍支,挽臂跳入翻滾湍急的烏斯渾河,集體沉江,壯烈殉國,彰顯瞭中華兒女不畏強暴、同敵人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

威震敵膽的回民支隊

馬本齋領導的冀中回民支隊。資料照片

日本帝國主義利用歷史上民族壓迫政策造成的回漢矛盾,大肆鼓吹“尊崇回教”“回民自治”,妄圖建立偽“回回國”。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建立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實行全民族共同抗戰的主張,得到瞭全國各地廣大回族群眾的擁護和響應。他們響亮地喊出瞭“天下興亡,穆民有責”“爭教必先爭國”“保國即是保教,愛國即是愛身”的口號,紛紛拿起武器,建立武裝,以極大的愛國熱情和勇於犧牲的精神投入到抗日救亡運動中,在血與火的洗禮中譜寫瞭一曲精忠報國的英雄贊歌。在大大小小數十個回民支隊、騎兵團、遊擊隊、基幹大隊中,尤以馬本齋領導的冀中回民支隊和劉震寰領導的渤海回民支隊最為出名。

冀中回民支隊的前身回民教導總隊,是1938年7月由河北遊擊軍回民教導隊和冀中人民自衛軍回民幹部教導隊合編而成。在馬本齋的領導下,冀中回民支隊運用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破襲戰、推磨戰等遊擊戰術,巧妙打擊敵人,戰果輝煌。馬本齋也加入瞭中國共產黨,他在入黨申請書上寫道:“我決心為回回民族的解放奮鬥到底,而回回民族的解放,隻有在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實現。”

被回民支隊打得心驚膽戰的敵人惱羞成怒,將馬本齋的母親抓起來,強迫她給兒子寫信勸降。馬母嚴詞拒絕:“殺剮存留,全憑你們,要我寫信萬萬不能。”這位英雄母親絕食七日而死。馬母大義凜然的民族氣節和舍身為國的英雄壯舉令冀中抗日軍民為之動容,激勵著馬本齋和他的回民支隊更加堅決地打擊日本侵略者,成長為“無攻不克,無堅不摧,打不垮,拖不爛的鐵軍”。抗戰期間,冀中回民支隊進行大小戰鬥870餘次,殲敵台中產後之家推薦3.6萬餘人,被毛澤東稱贊為“百戰百勝的回民支隊”。

1944年2月7日,馬本齋病逝,年僅43歲。毛澤東題寫挽詞:馬本齋同志不死。周恩來贈挽詞:民族英雄,吾黨戰士。朱德的挽聯是:壯志難移,回漢各族模范。大節不死,母子兩代英雄。

渤海回民支隊是一支活躍在冀魯邊區、威震敵膽的抗日回民武裝。前身是1940年8月成立的冀魯邊軍區回民大隊。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這支回民武裝以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拔據點、挖公路、扒鐵道、炸橋梁,神出鬼沒地打擊日偽軍,迅速成長為一支堅強的抗日武裝力量,隊伍也由初建時的幾十人發展到上千人。至抗戰勝利,渤海回民支隊共作戰百餘次,攻克大小據點40多個,殲敵2500餘人。

“誰敢謂成吉思汗之子孫為可欺也”

蒙古族抗日騎兵部隊向日軍發起沖鋒。資料照片

內蒙古位於中國北部邊陲,地域遼闊,豐富的物產資源令日本帝國主義垂涎三尺。早在日俄戰爭時期,日本就企圖把內蒙古納入其勢力范圍。1913年至1916年,兩次策劃“滿蒙獨立”運動,均遭失敗。“九一八事變”後,內蒙古東部的主要城鎮及鐵路線為日軍侵占,並建立瞭興安偽政權,瘋狂掠奪當地資源。為增加財政收入,還強迫當地民眾廣種鴉片,牟取暴利。隨後又陰謀挑撥蒙漢民族關系,鼓動、扶植蒙古封建王公上層進行“獨立”“自治”運動,妄圖建立所謂的“蒙古國”傀儡政權,成為其“以戰養戰”的經濟基地。

蒙古族人民不甘外侮,組織瞭義勇軍、蒙漢民族抗日聯合會等,與侵略者進行殊死搏鬥。正如毛澤東在《對內蒙古人民的宣言》中指出的:“蒙古族素以驍勇善戰見稱於世,若一旦自覺地組織起來,進行民族革命戰爭,驅逐日本帝國主義於內蒙古之領域以外,則誰敢謂成吉思汗之子孫為可欺也。”1933年2月,日軍進犯熱河,中共內蒙古特委組織蒙漢抗日同盟軍事委員會,領導當地的抗日鬥爭。1936年2月21日,在我黨組織策動下,偽“蒙古地方自治政務委員會”保安隊千餘名官兵舉行武裝暴動,後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蒙古族抗日武裝的一部分。1938年秋,八路軍大青山支隊從山西五寨出發挺進大青山,創建抗日遊擊根據地,得到瞭蒙漢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西公旗女王奇俊峰率蒙軍馳騁抗日疆場,被譽為蒙古民族的巾幗英雄。

奇俊峰,1915年生於阿拉善和碩特旗定遠營的一個蒙古貴族傢庭。其父是人稱“小三爺”的德欽伊沁諾日佈(漢名德毅忱)。德毅忱受民主革命思潮影響較深,於1927年發動以推翻封建王公統治制度為目的的革命事變,成立國民革命軍蒙兵第二路司令部。後因孤立無援、寡不敵眾而失敗,並被以“紅黨分子”罪名迫害致死,其長子亦被槍殺。

父親和兄長為民族解放而英勇獻身的壯舉,深深影響瞭奇俊峰。她自幼習文練武,蒙漢文兼通。19歲時嫁到烏拉特西公旗,當上石王福晉。1936年石王病逝,奇俊峰成為執掌西公旗軍政實權的女王——護理札薩克。

西公旗地處包頭和五原之間,是德王百靈廟偽蒙政會與傅作義抗日部隊拉鋸戰的場所。國難當頭、民族存亡之際,奇俊峰毅然投身抗日洪流中,被國民黨政府任命為烏拉特前旗防守司令部少將司令。1938年7月10日拂曉,日軍千餘人分乘40餘輛汽車,進攻後套的咽喉要地西山嘴。奇俊峰率部配合傅作義部英勇殺敵,重創日軍。在父親民主革命思想的影響下,奇俊峰較早地接觸到中國共產黨,閱讀瞭一些馬列書籍,同情並幫助過中共地下黨員。1940年,奇俊峰晉升為中將,率所部600餘人奔赴抗日前線,利用地利優勢,擔負向導和偵察任務,屢立戰功。在她的影響和帶動下,東公旗額王的福晉巴雲英、茂明安旗奇王的福晉額仁慶達賴也相繼投奔抗日陣營,號稱抗戰時期的蒙古“三女王”。

西南少數民族的抗戰壯舉

雲南各族同胞修築滇緬公路。資料照片

地處中國大西南的廣西、貴州、雲南,是個多民族聚居地區。廣西部隊中就有大批的壯、苗、瑤、仫佬、毛南、京等少數民族子弟,以英勇善戰著稱於抗日前線。日軍曾兩次入侵廣西。第一次入侵時,中國共產黨組織各族民眾,以十萬大山為依托,開展抗日遊擊戰爭。第二次入侵期間,中國共產黨又領導壯、苗等少數民族群眾在桂北、桂東南、桂中、桂南各地同日軍展開頑強戰鬥。僅融縣苗族人民就組織抗日武裝與日軍進行瞭十多次戰鬥。居住在漫尾、巫頭、山心三島的京族民眾積極參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遊擊小組,不斷打擊日軍。

在貴州,佈依、水族等少數民族群眾積極參加抗日戰爭。從1938年至1942年,貴州共征兵45.7萬人,其中很多是少數民族戰士。1944年豫湘桂戰役期間,日軍竄犯貴州,入侵黔南重鎮獨山、三都、荔波等縣。當地的佈依、苗、侗、水等族民眾,組織瞭“抗日救國會”和一支擁有千餘人的“抗日民主聯軍”,開展遊擊戰爭,積極打擊日軍。侵占獨山的日軍在各族軍民的痛擊下,隻在縣城盤踞瞭兩天即狼狽逃竄。

在雲南,彝、白、傣、回、景頗、德昂、傈僳、瑤、苗、壯等20多個少數民族,以大量的人力物力參加和支援抗戰。雲南部隊開赴湘、鄂、贛、浙、蘇、魯等抗日前線,參戰兵力達37萬餘人,傷亡10多萬,其中許多是少數民族官兵。1937年12月,雲南各族民眾自帶幹糧,櫛風沐雨,風餐露宿,全憑雙手和簡陋的工具,歷時半年多,在崇山峻嶺、激流大川間修築瞭從昆明到畹町的滇緬公路,成為中國抗戰時期一條重要的國際交通線。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雲南各族群眾10餘萬人擴建昆明巫傢壩機場,新建呈貢、沾益、祥雲、保山、蒙自等機場,為支援中國和盟軍掌握制空權、痛殲日軍,作出瞭巨大貢獻。1942年5月,日軍入侵滇邊,雲南由大後方變成抗日前線。當地的白、傣、景頗、佤、拉祜、阿昌等族群眾參加抗日武裝,用銅炮槍、長刀和弓弩等簡陋武器,與日軍浴血奮戰。在哈尼族、彝族聚居的紅河地區,少數民族土司提出“協同一致,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復興中華民族”的口號,組織抗日邊防遊擊隊,協助正規軍駐守邊疆,有力地打擊瞭日本侵略者。

聲勢浩大的新疆民眾抗日捐獻運動

新疆各族人民台中五星級月子中心為捐款購買的戰鬥機舉行命名儀式。資料照片

新疆地處歐亞大陸腹地,自古就是東西交通的國際通道,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全面抗戰爆發後,中國沿海地區及腹地先後淪陷,海上交通線全部被截斷。特別是滇緬公路被日軍封鎖後,作為抗戰大後方的新疆便成為中國通往國際的唯一交通運輸線,被視作“中國抗戰的戰略依托”。當時,同盟國援華物資就是通過新疆,再經甘肅、陜西運往抗日前線的。

抗戰初期,中國共產黨與當時執掌新疆政權的盛世才建立瞭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大力開展抗日愛國宣傳,揭露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號召新疆各族人民團結一致,堅持抗戰。1938年10月,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在迪化成立。隨後,中共中央又派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等人赴新疆工作。除在新疆省政府一些部門擔任要職外,還在和闐、喀什、阿克蘇、庫車、哈密等地擔任軍事、行政、教育等方面的領導職務,為團結新疆各族人民支援抗戰,促進新疆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發展做出瞭卓越貢獻。在中國共產黨的積極推動下,新疆進行瞭“整肅吏治、整頓財政、發展工農牧商生產,整編軍隊,開發公路交通”等活動,卓有成效。




抗戰期間,新疆民眾反帝聯合會發動組織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等各族人民為抗戰貢獻力量,掀起瞭一場聲勢浩大的抗日募捐活動。在阿克蘇老城,一位維吾爾族婦女一次捐獻出10兩重的銀元寶27隻;在喀什,一名老年寡婦將自己一穗一穗拾來的一袋小麥送上獻金臺。據不完全統計,僅從1937年9月至1940年5月,新疆各族人民共捐款折合銀元222萬元,還有牛、羊、駝、馬、皮衣、藥品等各種慰問品。1943年,新疆各族人民積極響應“一縣一機”的捐獻運動,募款558萬多元,用於購買飛機。至1944年8月,新疆各族人民共捐獻飛機154架,僅塔城各縣就捐獻14架。此外,新疆各族人民還架橋修路,運輸盟國援華物資,並以大量的農、牧、礦產品換回中國抗戰急需的武器、彈藥和軍需品,極大地支援瞭抗日前線。



本文來源: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姚文廣_NN168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gxtdxhmcz 的頭像
tgxtdxhmcz

天痕的獨白

tgxtdxhmc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